向日葵视频色板app丝瓜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至尊毒妃:邪王的盛宠娇妃最新章节!

曲尘恩身子一震,看着苏璃时,突然间脑子轰隆了一声。

璃儿说这话,究竟是何意?

听着怎么像是死过一回的人,然后又重新活过来了,所以她这一辈子,决定报仇雪恨了?

这……这可能吗?

可,

前尘种种,浮现于眼前,曲尘恩原本就有些疑惑自己与曼舞在一起,为何这般的顺利,为何儿女都不反对,没想到,她竟是看破过生死的人啊。

哐……

门口处,什么东西哐的一声砸向地面,曲尘恩一撩长袍,下榻,疾步朝着凌曼舞的方向走去。

握住她的双手,细细检查,轻语。

“可烫着了?可是烫着了?”

凌曼舞眼里的泪不断的坠落,她拼命的摇头,曲尘恩这才想起来,她方才必定是听到了璃儿的话,急忙将她拥进了怀里。

甜美俏丽的萝莉

“莫想那些伤心的可好,事情已经过去了,如今的孩子们一个个都非常的好,得往前看。”

曲尘恩将凌曼舞抱了起来,苏璃和望月齐齐起身,拥着母亲落座。

凌曼舞伸手握住苏璃的手,将苏璃抱在了怀里,哭得不能自已。

她从未想过,事情会严重到这种地步,她心中明白一些事情,也试着接受,可她没想到过,上一世的瀞王和苏玥如此歹毒啊。

“都怪我不好,都是我太懦弱,害得他们一个生下来就被害,一个被利用到极尽母子丧命,都是我的错。”

如果她拿出江湖儿女的气势,不去想什么丞相府的规矩,老夫人的压迫,凌兮颜的挑衅,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“不是的,母亲。”

苏璃拿出帕子,轻轻的擦拭着母亲脸上的泪水,摇头。

“瀞王和苏玥费尽心机,策划这一切,母亲又岂是她们的对手。”

“王爷以一身的福寿,哥哥的日夜祈祷,才换回我这一世的重生,我自是要有冤报冤,有仇报仇的。”

“苏玥和瀞王如今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,且由他们过些好日子,不过……苏玥也未必每日顺心。”

苏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恶运缠身的,杀人、放火,生病、受罚、堕胎、淫贱……哪怕是到现在,她都没有安生过一日。

表面上看起来的风光无限,不过是背地里吃尽了苦痛。

苏景辞如今看起来风平浪静,可她在嘉王府里受尽了欺凌,身上的伤,根本没有好过。

这种小小的折磨,一日一日,总有一天,会让人崩溃。

瀞王只手遮天,一切都布置得非常的好,苏璃也并不担心。

“呜呜……”

软榻上的小佑儿,突然间扁着可爱的小红唇,也嘤嘤的哭了起来。

惊得凌曼舞急忙起身,朝着小儿子走去,佑儿伸出双手,要凌曼舞抱抱,凌曼舞红着眼睛,抱起小儿子,佑儿便环着她的脖子,埋进母亲的怀里。

“母亲,他看到哭,可是心疼了。”

苏璃眼睛湿润,却浅笑着,佑儿听到姐姐这般说,昂起头,身子往苏璃怀里一倒,搂着苏璃啵了一个。

惹得大家又笑了起来。

“咱们小少爷懂事,可见是个聪慧的,曲先生好生教养他,将来必定是个大能!”

陈妈妈进来的时候,刚好看到这一幕,喜笑颜开的说着话,让丫鬟们侍候好主子们,转身去厨房接着忙活。

一家人的团聚,总是让人开心又温馨的,一个半时辰的时光,在清香和笑语中度过。

王爷、苏璃、望月起身告辞时,佑儿已经睡在了曲先生的怀里。

回到自己的主园时,那些家们伙还在吃喝玩乐,不过也醉得差不多了。

元宝宝、洛清浅、徐清漾、连笙……几位小姐们原本是在园子里游玩的,这会倒是一个个变成侍候他们的小侍女了。

元宝宝扶着元鸿烈,看着他醉酒就发花痴盯着洛清浅看的模样就直咬牙。

可她们还没有成亲,不能过多的亲密,她只得扶着元鸿烈。

见到苏璃和望月回来,元宝宝嚷嚷了起来。

“璃儿,快让人把他拽回去,这太重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苏璃抬手,让暗卫上前扶住鸿烈,伸手拍了拍元宝宝的肩膀。

“宝儿,我记得已经订亲了,是吗?”

宝宝顿时脸蛋羞红起来,其她的小姐妹们看着她这模样,捂着唇嘻嘻笑了起来。

苏璃看着她害羞欣喜的模样,想起她上一世的结局,眸底微闪。

洛清浅到底是经历了一些事情的,不由得蹙眉上前握住苏璃的手。

“璃儿,为何会突然间问起这事?”

苏璃并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,如果是好事,她也不会是这种询问的态度。

大家听着苏璃这话,一时间公子们也停止了喝酒,齐齐转头看过来。

公子们散下,有的坐在椅子上,有的倚着栏杆,有的站着……

苏璃想了想,看着元宝宝脸蛋上欢喜,叹了一口气。

“我也并不是十分清楚,只是觉得,两个人都不怎么熟悉,就谈婚论嫁,是否有些鲁莽了些。”

“妹妹和对方见过面了,璃儿。”

元鸿烈上前说话,一身的酒气,元宝宝将他推开,脸蛋更红。

苏璃淡笑点头。

“我在查一些事情的时候,顺带去那家查了一下,听说那家有一个儿子因为喜欢玩弄那些寡妇,又喜欢在楼里和姑娘们寻乐子,得了什么病,马上就要死了,所以暗中在替那儿子说亲,说要是娶一房妻室,给他冲喜。”

“我自是希望宝儿嫁得好,但是也希望鸿烈去查一查,看看宝儿嫁的,究竟是哪一位公子,一个一个面孔的认清楚,不出差错,是最好的。”

元鸿烈和元宝宝的脸色煞白,元宝宝眼里的泪即刻溢出。

鸿烈的酒也醒了一半,身形笔直的站着,许久都没有说话。

“璃儿。”

元鸿烈单膝跪在苏璃的面前,仰头看着璃儿那双充满了智慧的光芒。

“是不是已经查清楚了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我们说?”

苏璃抬手扶着他起来。

“我是查过,但是我觉得与宝儿见面的那位公子,似乎对宝儿的印象也不错,若是宝儿愿意,是可以嫁给他的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