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火星app相关影院

夜。

月明星稀。

郑飞跃躺在院子里,舒服地闭着眼睛,任由李心儿为自己捏肩。

吕布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院子里。

郑飞跃:“说吧。”

吕布不着痕迹地看了李心儿一眼,没有开口。

郑飞跃睁开眼睛,以仰视的视觉看了李心儿一眼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,看着后者害羞地低下头,淡淡道:“说吧。”

吕布这才开口:“探子传回情报,二蛋已经打入神药宗,钱钧令吕剑贴身保护钱小佳安,一切不出我们预料。”

郑飞跃笑了。

李心儿轻轻为心上人捏肩,好奇道:“让二蛋去神药宗,又能做什么?它只是头好吃懒做的臭熊!”

自从二蛋做了仓库管理员后,就和时不常想往仓库凑的李心儿成了仇人,一人一熊经常斗智斗勇。

郑飞跃轻笑着将李心儿揽入怀中,柔声道:“二蛋有它的价值,也是我手中的有力底牌,要对它有点信心。”

花田中的绝美女孩笑容肆意

李心儿在郑飞跃怀中,摩擦起热之下,忍不住面红耳赤,声如蚊讷:“那什么时候娶我?”

“大敌当前,我必须力以赴!”郑飞跃的手不老实地游来游去,“等我斩了邪神,用他的人头做咱们的贺礼。”

邪神二字,一下让李心儿变了脸。

她从郑飞跃怀中坐起,双手环着他的脖子,眉宇间的担忧令人心碎:“我真的看不到赢得希望,我要的不多,只要能娶我,然后陪在我身边。”

郑飞跃伸手,轻抚她的脸庞,柔声道:“若我孤身一人,和浪迹天涯又何妨?但我不是一人,有太多人将身家性命托付于我。我是他们的主将,岂能退缩?所以,一定要打,就算要死,我也只能死在邪神刀下!”

大战在即,主将的气势一定要足。

李心儿开始流泪。

这是她不知道多少次流泪。

在她没遇到郑飞跃之前,她觉得爱情是甜蜜的,可遇到后才知道,爱情是咸的,总有流不完的泪水。

郑飞跃帮她拭去眼泪,微笑道:“邪神虽强,可我也不是泥捏的,对未来的夫君有点信心,待我杀了邪神,整个东岸都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!”

李心儿擦拭着眼泪,说话声音带着浓浓的鼻腔:“真的?”

“我骗过吗?”

“经常骗我!”

“那是以前,等过了门,就是一家人,我从不骗家人。”

“行,那我给烧茶去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李心儿离开。

郑飞跃看了眼一直站在那里没动的吕布,讪笑道:“见笑了,女人就喜欢闹腾,哄哄就好了。”

吕布面无表情,硬朗的如同石头。

郑飞跃动了心思,问道:“心里还挂念着……貂蝉?”

貂蝉二字,瞬间触动了吕布的心弦,他下意识地看向天上明月,月亮尝尝寄托着人们的思念,很长时间后,吕布轻声道:“我很思念她。”

貂蝉不是宿主,不存在飞升可能,自然早就成了一抔黄土,活人悼念亡人长达一千多年,滋味绝对不好受。

郑飞跃宽慰他道:“故人已逝,活人还要向前看,等灭了邪神,我一定给找个喜欢的女人!”

吕布摇头:“我不需要女人。”

“男人都需要女人,女人是男人最好的润滑剂,特别是对这种宁折不弯的人而言,有女人会活得更幸福。”郑飞跃道。

吕布依旧面无表情,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。

郑飞跃继续道:“我和不一样,我就是润滑剂太多,搞得我有时会觉得自己在逢场作戏,心里面空落落的。”

吕布闻言,忍不住道:“那喜欢李心儿吗?”

“喜欢啊。”郑飞跃回答的很痛快,转而又道:“但喜欢是爱吗?我不知道,有时我总渴望一份刻骨铭心的爱情,可我老是遇不到。”

吕布看着他,眼神古怪。

今晚的郑飞跃,似乎很热衷于探究自己的情感内心,沉吟道:“也许是和电视剧看多了,我总觉得,只有历经千辛万苦,最后走在一起的爱情,才算是刻骨铭心。我有很多女人,感情自然是有的,但要说刻骨铭心,总是差点意思。”

吕布沉吟良久,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,他若是生长在地球的现代少女,此刻早就一口痰过去,然后大骂渣男了。

听听,这说的是人话吗?

“说,我渴望的那份爱情,是不是在天庭呢?”郑飞跃抬头望天,开始了美好畅想,“在天庭的地牢里,关押着一个美丽的仙子,她温柔漂亮、善良聪慧,为了等我,已经受了几生几世的苦难。而我终有一日,会驾着七彩云彩,荡平天兵天将,将她从天牢里救出来……”

吕布听不下去了,打断他道:“老大,说的是仙网上的情节,天庭的仙子和咱们没有半分钱关系。”

郑飞跃:“……”

幻想一下还不行吗?

“话说回来,等咱们兄弟混好了,将来每人都娶位仙子,该是如何光宗耀祖的事情?心动吗?”郑飞跃冲着吕布挤眉弄眼。

“我心里只有貂婵一人。”吕布道。

郑飞跃摇头:“真无趣。”

吕布:“我是专一。”

郑飞跃:“……讽刺我?”

吕布不喜欢与人争辩,可让老大吃瘪的机会着实不多,于是他勾起嘴角,道:“老大只是还没遇到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情。”

“靠,明明就是在讽刺我。”

“末将不敢!”

“大胆小将,竟敢诽谤主帅,罚做一万个俯卧撑!”

“俯卧撑是何物?”

郑飞跃亲自示范,来了几个:“前扑倒,双手支撑身体,然后这样……”

吕布看后,不以为意:“如此简单的动作,我能做到天荒地老!”

郑飞跃强调:“不能调用灵力和规则之力。”

“那也简单!”

“比一比?”

“比就比!”

夜幕笼罩。

桑鬼城的城主,和他的大管家,趴在地上开始做起了俯卧撑。

一二三四……

两人开始比赛俯卧撑,一比就比到太阳升起,两人已经做了好几万个,额头均是汗水。只动用肌肉的力量,一口气做几万个俯卧撑,还是有负荷的。

李心儿准备好了早点,诱人的香气成为休战的符号。

两人同时停下动作,从地上跳起,互相打量着彼此,突然哈哈笑起来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