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香蕉视频成版人视频在线观看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!

出石浦港,往北约三十海里航程,便是六横岛了。尽管这个时代的帆船平均航速只有个位数,但这样的距离放在海上仍算是相当近了,许克这艘渔货两用帆船在顺风顺水的状况下,只需半日就能抵达当地。就算联军舰队已经封锁了港湾东边的出入水道,石浦港发生的风吹草动还是不出几天就会传到六横岛,这也是石迪文催着他赶紧行动的原因之一,以避免让岛上的武装势力提前有所准备。

许克虽然已经跟联军待了几天,不过多数时候都是在许裕拙身边,这倒是第一次与海汉人单独外出执行任务。本来许克对此还有些不安,倒是许裕拙信心满满,出发前还安慰他不必担心同行的海汉人会露了马脚,也不需要去过问他们的任务,行程照正常的进港补给流程走就是了。

这艘船还特地在途中花时间进行了捕捞作业,确保船上有七八百斤新鲜的渔获,这样抵达六横岛的时候,就可以演得更像一些,避免引起岛上人员的怀疑。

为了确保不会走漏风声,船上除了许克之外部都换了海汉的人马,带头的队长名叫赵成,黝黑壮实话语不多,但对航海却十分内行,这次去六横岛就是由他充当船长角色。虽然在此之前并没有操作过许克这条船,但赵成和他的手下登船后上手却非常快,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活动的老手。

“许老板这条船不错啊!”出发之后赵成便在船上到处捣鼓,直到航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,才出来到甲板上跟许克聊天:“这应该是下水没几年的新船吧?”

“这船是前年下水的。”许克点头承认了赵成的猜测:“特地在宁波府找熟识的船寮定制,船料也是在下亲自去挑选,造价比市面上普通帆船高了三成。”

赵成问道:“像许老板这样在东海打渔的行当,也需要给东海海盗缴纳买路费吗?”

“那自然是要的。”许克谈到这个问题,也慢慢开始打开了话匣子:“不给钱不行啊!这舟山附近的渔场是东海上最好捕鱼的地方,嵊山、浪岗、黄泽、岱衢、洋安、金塘……这些大渔场都在海盗控制的海区,不挂他们给的令旗,被逮到就会扣船扣人,到时候多的钱也出去了。我手底下的几条渔船,以大小论价,每年杂七杂八要交出去至少两千两银子,光是象山县一地,类似我这样的船老板就至少有二三十人之多,想想这整个宁波府,每年只是渔民交给东海海盗的银子,就起码有数万两了。”

“那想必这些银子,还有不少要流向当官的口袋里吧?”赵成一针见血地问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许克应道:“本地官府常年纵容这些海盗,还不是因为从他们手中得到的好处足够多。要在宁波府举告海盗案,状纸递上去从来都是没下文的。寻常百姓,扳手腕哪里扳得过他们!”

本书首发创世,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

清纯可人森系女孩

出石浦港,往北约三十海里航程,便是六横岛了。尽管这个时代的帆船平均航速只有个位数,但这样的距离放在海上仍算是相当近了,许克这艘渔货两用帆船在顺风顺水的状况下,只需半日就能抵达当地。就算联军舰队已经封锁了港湾东边的出入水道,石浦港发生的风吹草动还是不出几天就会传到六横岛,这也是石迪文催着他赶紧行动的原因之一,以避免让岛上的武装势力提前有所准备。

许克虽然已经跟联军待了几天,不过多数时候都是在许裕拙身边,这倒是第一次与海汉人单独外出执行任务。本来许克对此还有些不安,倒是许裕拙信心满满,出发前还安慰他不必担心同行的海汉人会露了马脚,也不需要去过问他们的任务,行程照正常的进港补给流程走就是了。

这艘船还特地在途中花时间进行了捕捞作业,确保船上有七八百斤新鲜的渔获,这样抵达六横岛的时候,就可以演得更像一些,避免引起岛上人员的怀疑。

为了确保不会走漏风声,船上除了许克之外部都换了海汉的人马,带头的队长名叫赵成,黝黑壮实话语不多,但对航海却十分内行,这次去六横岛就是由他充当船长角色。虽然在此之前并没有操作过许克这条船,但赵成和他的手下登船后上手却非常快,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活动的老手。

“许老板这条船不错啊!”出发之后赵成便在船上到处捣鼓,直到航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,才出来到甲板上跟许克聊天:“这应该是下水没几年的新船吧?”

“这船是前年下水的。”许克点头承认了赵成的猜测:“特地在宁波府找熟识的船寮定制,船料也是在下亲自去挑选,造价比市面上普通帆船高了三成。”

赵成问道:“像许老板这样在东海打渔的行当,也需要给东海海盗缴纳买路费吗?”

“那自然是要的。”许克谈到这个问题,也慢慢开始打开了话匣子:“不给钱不行啊!这舟山附近的渔场是东海上最好捕鱼的地方,嵊山、浪岗、黄泽、岱衢、洋安、金塘……这些大渔场都在海盗控制的海区,不挂他们给的令旗,被逮到就会扣船扣人,到时候多的钱也出去了。我手底下的几条渔船,以大小论价,每年杂七杂八要交出去至少两千两银子,光是象山县一地,类似我这样的船老板就至少有二三十人之多,想想这整个宁波府,每年只是渔民交给东海海盗的银子,就起码有数万两了。”

“那想必这些银子,还有不少要流向当官的口袋里吧?”赵成一针见血地问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许克应道:“本地官府常年纵容这些海盗,还不是因为从他们手中得到的好处足够多。要在宁波府举告海盗案,状纸递上去从来都是没下文的。寻常百姓,扳手腕哪里扳得过他们!”

出石浦港,往北约三十海里航程,便是六横岛了。尽管这个时代的帆船平均航速只有个位数,但这样的距离放在海上仍算是相当近了,许克这艘渔货两用帆船在顺风顺水的状况下,只需半日就能抵达当地。就算联军舰队已经封锁了港湾东边的出入水道,石浦港发生的风吹草动还是不出几天就会传到六横岛,这也是石迪文催着他赶紧行动的原因之一,以避免让岛上的武装势力提前有所准备。

许克虽然已经跟联军待了几天,不过多数时候都是在许裕拙身边,这倒是第一次与海汉人单独外出执行任务。本来许克对此还有些不安,倒是许裕拙信心满满,出发前还安慰他不必担心同行的海汉人会露了马脚,也不需要去过问他们的任务,行程照正常的进港补给流程走就是了。

这艘船还特地在途中花时间进行了捕捞作业,确保船上有七八百斤新鲜的渔获,这样抵达六横岛的时候,就可以演得更像一些,避免引起岛上人员的怀疑。

为了确保不会走漏风声,船上除了许克之外部都换了海汉的人马,带头的队长名叫赵成,黝黑壮实话语不多,但对航海却十分内行,这次去六横岛就是由他充当船长角色。虽然在此之前并没有操作过许克这条船,但赵成和他的手下登船后上手却非常快,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活动的老手。

“许老板这条船不错啊!”出发之后赵成便在船上到处捣鼓,直到航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,才出来到甲板上跟许克聊天:“这应该是下水没几年的新船吧?”

“这船是前年下水的。”许克点头承认了赵成的猜测:“特地在宁波府找熟识的船寮定制,船料也是在下亲自去挑选,造价比市面上普通帆船高了三成。”

赵成问道:“像许老板这样在东海打渔的行当,也需要给东海海盗缴纳买路费吗?”

“那自然是要的。”许克谈到这个问题,也慢慢开始打开了话匣子:“不给钱不行啊!这舟山附近的渔场是东海上最好捕鱼的地方,嵊山、浪岗、黄泽、岱衢、洋安、金塘……这些大渔场都在海盗控制的海区,不挂他们给的令旗,被逮到就会扣船扣人,到时候多的钱也出去了。我手底下的几条渔船,以大小论价,每年杂七杂八要交出去至少两千两银子,光是象山县一地,类似我这样的船老板就至少有二三十人之多,想想这整个宁波府,每年只是渔民交给东海海盗的银子,就起码有数万两了。”

“那想必这些银子,还有不少要流向当官的口袋里吧?”赵成一针见血地问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许克应道:“本地官府常年纵容这些海盗,还不是因为从他们手中得到的好处足够多。要在宁波府举告海盗案,状纸递上去从来都是没下文的。寻常百姓,扳手腕哪里扳得过他们!”

出石浦港,往北约三十海里航程,便是六横岛了。尽管这个时代的帆船平均航速只有个位数,但这样的距离放在海上仍算是相当近了,许克这艘渔货两用帆船在顺风顺水的状况下,只需半日就能抵达当地。就算联军舰队已经封锁了港湾东边的出入水道,石浦港发生的风吹草动还是不出几天就会传到六横岛,这也是石迪文催着他赶紧行动的原因之一,以避免让岛上的武装势力提前有所准备。

许克虽然已经跟联军待了几天,不过多数时候都是在许裕拙身边,这倒是第一次与海汉人单独外出执行任务。本来许克对此还有些不安,倒是许裕拙信心满满,出发前还安慰他不必担心同行的海汉人会露了马脚,也不需要去过问他们的任务,行程照正常的进港补给流程走就是了。

这艘船还特地在途中花时间进行了捕捞作业,确保船上有七八百斤新鲜的渔获,这样抵达六横岛的时候,就可以演得更像一些,避免引起岛上人员的怀疑。

为了确保不会走漏风声,船上除了许克之外部都换了海汉的人马,带头的队长名叫赵成,黝黑壮实话语不多,但对航海却十分内行,这次去六横岛就是由他充当船长角色。虽然在此之前并没有操作过许克这条船,但赵成和他的手下登船后上手却非常快,一看就是常年在海上活动的老手。

“许老板这条船不错啊!”出发之后赵成便在船上到处捣鼓,直到航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,才出来到甲板上跟许克聊天:“这应该是下水没几年的新船吧?”

“这船是前年下水的。”许克点头承认了赵成的猜测:“特地在宁波府找熟识的船寮定制,船料也是在下亲自去挑选,造价比市面上普通帆船高了三成。”

赵成问道:“像许老板这样在东海打渔的行当,也需要给东海海盗缴纳买路费吗?”

“那自然是要的。”许克谈到这个问题,也慢慢开始打开了话匣子:“不给钱不行啊!这舟山附近的渔场是东海上最好捕鱼的地方,嵊山、浪岗、黄泽、岱衢、洋安、金塘……这些大渔场都在海盗控制的海区,不挂他们给的令旗,被逮到就会扣船扣人,到时候多的钱也出去了。我手底下的几条渔船,以大小论价,每年杂七杂八要交出去至少两千两银子,光是象山县一地,类似我这样的船老板就至少有二三十人之多,想想这整个宁波府,每年只是渔民交给东海海盗的银子,就起码有数万两了。”

“那想必这些银子,还有不少要流向当官的口袋里吧?”赵成一针见血地问道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许克应道:“本地官府常年纵容这些海盗,还不是因为从他们手中得到的好处足够多。要在宁波府举告海盗案,状纸递上去从来都是没下文的。寻常百姓,扳手腕哪里扳得过他们!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