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蘑菇视频下载视频在线观看

书桌和衣柜的夹角放着一个皮箱,皮箱后面有一把吉他。

对于这把吉他,她很熟悉。

“这是……这是陈寻的吉他吧怎么会在你这里”

她跟陈寻是发小,初中的时候陈寻开始学吉他,他学会第一首曲子就立马唱给他们听,还记得是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。

林跃走过去,把皮箱后面的吉他拿出来。

“这是他打赌输给我的。”

“打赌输给你的”

“对。”林跃说道:“还记得我告诉你不要对他说我认识你的事吗”

吴婷婷点点头,其实她内心一直怀有疑虑,不知道林跃为什么不让她跟陈寻说俩人认识的事,这半年多来她憋得很难受。

“陈寻喜欢我们班上一个女孩儿,而那个女孩儿跟我关系不错,或许……她喜欢我吧。为此陈寻一直同我作对,这把吉他就是当初赌我能不能获得板报评比第一时输给我的。”

“陈寻喜欢一个女孩儿,那个女孩儿喜欢你”吴婷婷凝视着他的脸说道:“那你喜欢她吗”

“我喜欢你比喜欢她多一点。”

嘴含花清纯女生唯美写真

“你这嘴可一点不像小地方出来的人呀。”

林跃说道:“你不就希望我这么说吗”

“一天天瞎贫。”吴婷婷正色道:“我觉得你应该找个机会跟他说清楚。”

“我有一个简单又直接的办法。”

“什么办法”

“就怕你不会做。”

话说到这个地步,吴婷婷懂了,只要她把林跃当男朋友介绍给那帮发小,陈寻和他的一切不睦都将烟消云散。

但……真的会这样吗

林跃或许不知道初中那会儿陈寻喜欢她吧,当时她选择了白峰,没有接受陈寻,现在要是告诉他林跃是她的男朋友,非但不会化干戈为玉帛,怕是会进一步激化事态。

他现在喜欢的人喜欢林跃,以前喜欢的人也喜欢林跃,像陈寻那么骄傲的人,怎么可能平静接受。

而且,还有白峰,白峰这个坎儿,她真的很难迈过去。

林跃没有为难她,抱着吉他在她对面坐下:“我给你唱首歌吧。”

“你……会弹吉他”

林跃冲她笑笑,手指轻拨琴弦。

叮叮叮咚

“你的心情总在飞。”

“什么事都想去追。”

“想抓住一点安慰。”

“你总是喜欢在人群中徘徊。”

“你最害怕孤单的滋味。”

“你的心那么脆。”

“一碰就会碎。”

“经不起一点风吹。”

“……”

林跃一边弹一边唱,视线在她脸上就没有离开过。

吴婷婷脸红了,老唐、孙涛、陈寻、杨晴……在这群人里面,她是公认的最成熟的一个,可是现在面对林跃,居然有种坐卧不安,心砰砰跳个不停的感觉,这说明什么,她很清楚。

孤单时会想起谁

以前是白峰,从去年暑假后就不是了。

歌唱完了,她还没有从梅雨般的情绪里挣脱出来。

林跃上身往前倾了倾,两个人的脸越靠越近,几乎能够感受到彼此温润的呼吸。

暖气片还没有热,她的脸先热了起来。

就在两个人的唇将接未接的时候,窗台忽然想起一个尖刻的声音:“坏人,色情,啊坏人,色情。”

是笼子里那只鹦鹉在说话。

吴婷婷一下子清醒过来,两只手推开林跃,眼神里带着一丝慌乱说道:“我……我还有点事,先走了。”

她逃也似得离开屋子,一路喘着粗气,脸红得像有一团火在下面烧。

林跃没有去追,透过窗户,一脸平静地看她朝大门口跑去。

“啊,破坏,破坏,破坏雌雄交配。”

林跃打开笼子,一把揪出那只嘴贱的鹦鹉,用威胁的目光盯着它:“再多话晚上炖了你。”

“任务完成,大反派闭嘴。”大反派不说话了,只是鸟头扭啊扭的,特别逗。

这样……吴婷婷对应的支线任务应该就完成了吧。

……

2000年5月。

距离林跃转学到实验一中已经一年了。

物理老师在黑板上讲解习题,严肃的表情让人特有距离感,哪怕已经听了他两年课,也没有一点想亲近的意思。

方茴看了一眼靠窗的两个空位。

林跃和乔燃都不在。

为了参加奥林匹克竞赛,他们正在校外接受特训(现如今奥林匹克竞赛一般在夏天的七八月份举行,不知道2000年是个什么情况,电视剧里面是这样演得,这里也就设定在五六月份了,望周知)。

她又看向何莎的位置,也空了。

新的学期,何莎选择了艺术考生这条路,从上个月开始,美术老师就带着艺术生们去往外地写生,所以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何莎了……虽然两个人的关系完全不像她跟林嘉茉,但是这么久没见,心里多多少少生出些想念的情绪。

已经快半年了,陈寻和赵烨仍旧没有和好的迹象。

而林嘉茉,她回头看向死党的书桌,对面的女孩儿在认真地记着笔记,专心到连她看过去都没有察觉。

林嘉茉还是那个林嘉茉,大大咧咧,活泼可爱,可她……已经开始学着说谎,学着隐藏心事。

就在这时,一个纸团落在书桌上。

她展开一瞧,上面写着“大课间我在天台等你。”

她知道是谁写的,因为林跃和乔燃不在,陈寻变得更加主动了,搞得她现在一看他就害怕,害怕被告白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

就是因为她,陈寻和赵烨掰了,并且一直和林跃做对。

她也曾试着拒绝,可是没有用,用陈寻的话说——我不会放弃的,直到你接受我的那一天。

选择接受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乔燃,林跃那边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更害怕陈寻和乔燃反目成仇。

总之,她特纠结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她真希望自己跟林嘉茉的人生调换一下,拼命学习很累,但是特别充实,不用像她一样空虚、纠结地度过每一天。

“不去,我还有作业没有完成。”

她在纸条写下用来婉拒的借口,让蒋小璇传给陈寻。

“方茴!”

猛听讲台上传出一声怒喝,物理老师走过来一把拿住蒋小璇手里的纸条。

“上课不注意听讲,在下面传字条,这节课结束后来办公室一趟。”

物理老师说完回到讲台,继续解析之前的练习题。

方茴松了一口气,因为在她看来,到办公室被老师训也好过跟陈寻上天台。

……

“你看看上个月的模拟考成绩,方茴,你这名次下滑很严重呀,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能跟我说说吗”

让方茴意外的是,办公室里等着跟她谈话的人不是物理老师,是班主任侯珍。

“……”

她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侯珍继续说道:“据我所知,你跟林嘉茉是好朋友吧”

方茴点点头。

“那你看看她,以前全校排名120多,这几个月来学习成绩稳步上升,现在已经是全校60多名了,再看看你,你们俩人一反一正,方茴……你这样下去不行呀。”

“侯老师,对不起,我会努力的。”方茴低着头说道。

侯珍带这群学生马上就两年了,方茴什么性格很清楚,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,只能挥挥手:“好了,你去吧,下节课注意听讲。”

“嗯。”方茴转身走了。

嘴上说着会努力,可是在面临感情问题时,很多人都是心口不一。

反正又是浑浑噩噩地过了一上午,放学的时候翻开笔记本一瞧,空白的,啥也没有。

她只能找林嘉茉借了笔记,中午没有在家休息,提早来到学校,还和以前那样到图书馆里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抄笔记。

距离上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,她离开图书馆背着书包走进教学楼,还没等上楼梯呢,就见任高盈和张回然带着几个人神色慌张地往下跑。

方茴喊了一句:“哎,这马上就上课了,你们几个干什么去”

Tagged